白白白

浮尘 楼诚 章一 ABO慎入

现代au

ABO小心!ABO小心!ABO小心!

私设应该有,文是合写的

慢热 意识流 另外一个人我不太清楚 然而我还是想写羞羞的事 所以ABO是我加进去的 



非常非常的不好意思 由于写细节的那个人不是cp党 也不知道城楼是个啥导致称谓错误真是万分抱歉,我以后会审一遍再发的.



最后:在这个ID上连载的文 全部坑了 有的写完了没发上来 有的弃了 务必小心




章一

 

 

梁仲春笑着朝着门口的楼诚摆了摆手示意他进来,这边嘴上还抹了蜜似得往电话那头说话。直到明诚不耐烦的开始敲桌子才舍得从软腻的女声里爬出来,挂了电话收起刚才那副受用无比的表情。眯着眼睛打量了明诚一会,开口道:“阿诚呐,刚明家的小少爷给我打了个电话。”

明诚什么都没开口问,等着梁仲春的后话。梁仲春盯了明诚半晌,见他表情都懒得给自己一个,才叹了口气整个人缩回老板椅里:“也没什么事,就是让你回明家看看。你也知道的,明家现在不安定,走个场子就好,啥事都别掺和。”

明诚皱了皱眉,又在办公桌前坐了一会才起身离开。

出门就是小白那张面瘫脸,明诚想了想让他把车钥匙给自己。小白把钥匙放到楼诚手里,慢悠悠开口:“晚上没什么事就是四点要去录访谈,九点左右收场,十点梁总给你约了老师练舞,两点剧组要赶场夜戏,晚饭你想吃什么现在说。”明诚识相的等他说完才收回拿着钥匙的手,不可查的往后退了两步“就吃、、、”

“还是我自己吃吧!你回家呆着!”话音刚落人就跑没影了。

小白依旧慢悠悠的翻了个白眼,转身敲了敲梁仲春办公室的门“梁总,诚哥跑了。”梁仲春这厢电话刚拨通,随便回了小白一句:“随他去!”

 

明诚从电梯里走出来,就看到有人守在他车边上。他掏出墨镜架上,如何打发粉丝的那一套话已经在喉咙里了,不过他没走几步就又咽了回去。因为他认出来了,那靠在他车上玩打火机的男孩,是明台。

“明台?”他出声问了句。

咔嚓一声,金属相碰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车库里绕了三圈才消散,明台把金属小盒子揣进风衣兜里,站直了身子抬头对着明诚笑道:“阿诚哥!你想死我了!”

男孩的语气还是夹着去不掉的浮躁,眼睛里跳动着星星,显得顽劣贵气又灵动。明诚走上前拍拍他的肩:“长高了。”小少爷笑嘻嘻道:“阿诚哥!你怎么逢人说话和我大哥一样,永远是长高了。”

明诚开锁示意明台有事上车说。小少爷却直接翻身跳进车里,应是苦练多久才练出这样风流倜傥的身法的。明诚下意识宠溺的笑了笑,开门上车。发动了引擎问:“怎么突然想到要来找我了。”

 

明楼窝在沙发上,他感到有点热又不想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他喜欢这种被包围的充实感。半个小时前他就按了铃,可护工走了半天都没有走到他的病房。

他揉了揉太阳穴合上了笔记本。转头往窗外瞥了一眼。一棵梧桐立在窗台外,这个傍晚没有风,叶子挂在树上一动不动,本应是流金般的夕阳冰冷又静默。黑暗在暖色中孕育,用那双阴蛰的双眼窥视着万物,明楼自然也逃不出这双眼睛,所以他选择直视。

明诚推门进来,身上还冒着路上沾染的春寒,但几乎下意识的,他侧身去调房门口的空调,屋里太暖和,过分的安逸了。

明楼回过神来,坐在沙发上对着楼诚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明诚弯腰鞠了个躬,顿了顿还是走到明楼身边。瞬间,明楼清苦的信息素缠上他周身的空气,似千斤的石头压在胸口。

“阿诚啊,我们多久没见了。”

“三年。”

“那你想要回来嘛。”

明诚以为自己会不假思索的答应,但他顿了顿,他迟疑了。

对的,没有必要的。他离了明家照样能活,没必要把自己卷进去的,这仗明楼也不是稳操胜券,一个不小心就全没了。而且。

而且,他的念想,一辈子只能是念想。

“大哥让我回家我就回家。”

天黑的差不多了,明楼眯着眼睛去看明诚。他这三年过得应该不苦,面容坚毅却不消瘦,剑眉入鬓,眸中似有寒星闪烁,但他没有看多久,天黑透了,明诚整个人都没入黑暗,只有眼睛时不时映出不知何处的一点毫光。也好在天黑透了,明诚脸上的没绷住的失望没被他察觉到。

“你回去吧,相关的事情等我过几天疗养结束再和你细谈。和我呆久了对你也不好。”

 

三年前得知明诚是omega时是他亲手把他送出明家的,现在又是自己把他从安逸中拉回这泥沼。明楼啊明楼,你可真是。等明诚走出病房,明楼再次打开笔记本,将未发出去的邮件发了出去。阿诚,是我欠你的,日后慢慢还。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