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

【红兴】 流光浅 一

所有rps都是虚构!
所有rps都是虚构!
所有rps都是虚构!

我是路人粉,了解的不是很深,多多见谅。








章一
孙红雷在开拍前一晚见到张艺兴心里就两个字“糟心”,小娃娃油头粉脸的在几个加起来过两百岁的大叔里面一口一个哥哥。
真人秀这种东西一个不小心各种做作的名头都给你安上了,但若是成了,自然是吸粉无数的事情。他孙红雷都快半百的人了,本来是懒得费这个心力来拍这种拍时磨身子拍完磨精神的东西的,但黄磊那几个不知道休停的竟是硬搭伙要来玩一把,这些年的交情在这他只好认命的接这个摊子。
接了本子他问过编导人员安排,毕竟四个人唱不了一台戏。编导回话是这次六个男性主演,确定了他们四人和很会玩的罗志祥,还要选个外形上能挑梁子的年轻人。两个月后,小绵羊一脸谦逊的站在他面前喊哥哥,他当场就想掀桌子,小娃娃什么都不懂这还玩不玩了!
张艺兴接到通告时心里其实很高兴,窃喜。公司本来开拓中国市场的野心被几位中国队员的离开一再打击,经纪人看着自家一步步养大的猪在可以开宰时跑了中文小白眼狼说的越来越顺溜,如今九人中只剩他一个中国籍的队员他也不好受,不过就是因为如今只剩他这最后一位中文顺溜的,这公关争来的馅饼才往他怀里掉。
他是最后一个确定的成员,签了协议看到演员表,心里反倒难受起来,前面五个人,哪一个都是他的前辈,单岁数上就差了一两轮。下飞机前经纪人拉着他对他一通乱扯,无非就是说话要谦逊态度要谦逊吃瘪就尽量忍着之类的话。他就随便听听。
拎着行李进了面包车张艺兴才知道来接他的是副编导,趿拉一双人字拖,笑眯眯的很好说话的样子。从他上车起就天南海北一通乱侃,最后要到酒店了才正色拍了拍他的肩「你来这个组,多少能学到点东西的.」


三个月前,孙红雷在糟心张艺兴这只小绵羊怎么就跳进了他们这狐狸窝搅得一窝狐狸良心难安。三个月后杀青了,孙红雷依旧在糟心张艺兴,糟心个啥自己却说不清楚。那个晚上整个剧组的人都被大老板请去喝酒,他们六个自然逃不掉。推杯换盏后孙红雷微醺的瞄了眼眼角泛红的张艺兴,饶有兴致的开始想这三个月里发生的事。
他们哥几个怎么看都是个合格的老师,偏偏碰到了张艺兴这种愚钝的徒弟。这只小绵羊,真是学不乖。
最让他在意的自然是金条那一期,他本来就有些过意不去,之后看剪辑,小朋友红了眼角朝天看的样子弄得好像真是他不对一样,偏偏后来他又腻着嗓音问路人「孙红雷是不是好人?」嗨,他孙红雷可真是天大的好人只是你不知道。
那一期以后他以为张艺兴学乖了,终于知道做事情多想一想了,他们拍戏也顺的多。可就是不让他高兴,张艺兴在炸弹狂人那一集最后真是伤透他孙红雷的心,小朋友还真傻傻以为最后爆炸是和那个倒计时有关慌神的去寻他的导演,稍微想想那自然是特效师见所有人跑出来后点的炸药,配上后期的剪辑和真的一样。
那之后张艺兴小朋友的牛脾气还是改不掉,不下手的地方就是不下手,旁边一群大叔看着要跺脚,强不得最多也就逗逗多半还是护着,他还笑过黄磊一颗充满母爱的心无处发泄。

张艺兴活了二十来年,活成了做事就认认真真做其余都不在乎的粗神经,反射弧长的自己都不要不要的。就像他要唱歌跳舞,一年没红就一年一年的熬下去,做实习生再出道。偶像派的帽子戴在头上,戴着就戴着,丑我自己也看不到。
其实至今为止他都有些自卑的觉得和那些实力派的哥哥站一起是哥哥们在带着他,即便是自己任性胡闹一回,他们也不会真与自己计较,烦了就把彩头让出来。不过他向来不会去再往下深想了,众人都护着他教他如何个玩法,他谢还来不及。
他们团在上海梅赛德斯开演唱会,众人都来了,出来黄渤一人乐呵呵其余都带着墨镜,想是有些烦粉丝,低头玩手机。
张艺兴很开心,真的开心,唱跳都带着无限的力气一般要是不留神就会把自己甩出去。
后来结束了,那些哥哥们就朝被歌迷围住的张艺兴做了个手势发了条短信各自匿了。等夜办他终于脱出身开车回酒店,他才发觉自己一天都没吃饭了。可想起来有什么用,他躺在浴缸里动都不想动,凌晨两点的也没有客房服务。正迷糊着打算熬一熬明天再说,手机响了。
「艺兴,开门,我给你送点吃的。」
是孙红雷。
张艺兴有点庆幸,还好这一通电话,否则他就睡浴缸到天亮了。如此带点高兴带点倦意他就挣扎着爬了起来随便套了件浴袍去开门。


孙红雷这天去看小鲜肉的演唱会,台下的粉丝吵的他头疼,台上的年轻人跳起舞来都是劲道,让他不免忆起自己芳龄45的事实。不免黯然,这几个月接受了瞎臭美的设定他就万分熟练的点开锁屏打开照片栏打算看看自己的俊颜消消火,台上又传来了张艺兴的歌声,一如既往的清亮,此刻站在台上一身汗眼睛亮晶晶的,若是舞步快起来,富有技巧的唱法还带着些年轻人的乖张。嘿!这哪里还是那个被扔在路边都会红眼睛的小绵羊。
等孙红雷回过神,手机锁屏早就开启,最后一曲也唱罢,身边的罗志祥勾住他的肩膀带回墨镜小跳着一边朝张艺兴举手树大拇指一边准备退场。孙红雷有些闷闷不乐,想当年我也是一只猫王,如今只能凑点小年轻的热闹。
等取了车从车库里开出来,孙红雷才觉得不对,他现在满是小绵羊唱唱跳跳的样子。嘿,这下好了,由他孙红雷在,张艺兴粉丝的颜值瞬间被拉高一个档次,他握紧方向盘,这么想到。
这晚他开车绕着上海转了两圈,回酒店的路上忽然想起那天没给成张艺兴的肯德基,一下子心血来潮带了墨镜帽子下车去买。老刷脸他也不好意思。

等到了把车停好,坐着电梯上楼的空当,他掏出手机打算发张深夜自拍,锁屏上两点零七分这几个数字震得他小心肝一颤,他知道晚了,没想到这么晚了。送吃的可能不太合适。
心里却是万分不开心,蚂蚁爬一样的想见张艺兴的那种心痒。电梯已经到了,他走了出来掏出一个汉堡拆开咬了一口。站在电梯前打算,等一个汉堡吃完,他打了个嗝决定,给张艺兴打电话,就十秒钟,十秒内没人接就算了,他们自可于周公跟前相会。
「一 二 三 四 五 。。。」数到九时,电话通了,孙红雷想都没想开口说「艺兴,开门,我给你送点吃的。」


张艺兴把门打开的一刹方知后悔,似乎有点不太合适,他早该在当时就说自己要睡了,也确实打算睡了。但门已经开了,提着肯德基爷爷袋子的孙红雷已经和他只差几寸空气了。
没想到孙红雷往前走了几步作势要进屋,这下两人一呼一吸都能被对方感知到。张艺兴有些愣,孙红雷随意的笑笑,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揉了揉张艺兴有些潮的脑袋。
「被我的颜值震撼到还是脑子进水了,怎么跟个白痴一样?」
张艺兴等着孙红雷揉够了才侧身让他走进套房,自己随手关上房门。
张艺兴是饿过头了没感觉,看着也吃不下,就喝了点热牛奶有一句每一句的跟孙红雷瞎侃,喝完了又下意识咬管子。
孙红雷见他垂直眼睛的样子特温顺就多瞧几眼,没想到话一顿,嘴上不动了。张艺兴就开始睁不开眼睛。
孙红雷看了新鲜极了,特地放慢放少了话,不一会,小绵羊就靠着床头睡着了。
孙红雷拿了他手里的牛奶杯子,瞄了一眼被咬扁的吸管,又回神看张艺兴抿唇时浅到不凑近看就看不到的酒窝。笑了声「还是年轻人呐。」
想着又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伸到他脖子下面用力微微抱了抱,将他身体放平了,又帮他掖了掖被角。
老男人随手拿起空杯子起身打算离开,却中了魔一般被留在原地盯了张艺兴一会才堪堪抬起腿往房门外走。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