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

断章 chapter1 高杉x神威

配合BGM 灵魂相认 张敬轩 食用更佳

用了和谐器所以错字莫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正紧的东西会被和谐




chapter1
作:
在高杉眼中,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可能过于精彩,所以有人把这当做一时起兴的杜吅撰。都无所谓,我不多说话了,真要开始了。


高杉夫妇死了十多年了,他们给儿子留了笔遗产,数额大到总有人想入非非,但政吅界从此再没了高杉一族的名字。高杉晋助被松阳护的紧,倒是无碍的长到了十八岁,日子可称安逸。直到松阳死于一场刺杀。亦可说成被某些人认可的一场谋杀。
政吅客的横死理由自然无需多说,因为早已没有了任何的利益关系,首相发表悼词纪吅念称颂这位仁慈的大吅法吅官,国王也出息了丧事。
高杉:
先生不许我们参政,他说这是他此生最大的私心,这个时代并不是非我们要救不可。
那时我们站在一群政吅客与贵吅族中间,看他们把丧服穿的光鲜亮丽。不知道银时他们怎么想,我忽然感到从脚下传到心中的冰凉。
那些笑面的人怎么敢?他们怎么敢笑!
我想着便觉得愤愤,手若抚剑就可以拔剑而起。
作者:以上是高杉先生自述中的原话,他当然没有拔剑而起,不过是烧了那座充当社交工具的房子,政吅客们惊恐的逃出房子,大火中金碧辉煌成了松阳的神龛。
另外,上文中的“我们”是指高杉晋助 坂田银时 桂小太郎三人,可见松阳死前叮嘱过他们不要从政,但真顺了他的意的竟只有忤逆了一辈子的高杉。
现在唯一的先生去世,好友与他志向上产生分歧。高杉晋助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拿笔一直在他手上的遗产上,除去房子之类的不动产银吅行保险柜里存着的金条家族产业中的股份,他十年来的花销甚至用不完剩下的存款在银吅行里的利息。他没有选择经营去想什么钱生钱,因为根据我粗略的估计如果他没有特殊如造船飞出银河系的特殊爱好这笔钱势必会成为他子孙的遗产,原因是他根本花不完。不过他给了自己暗示:尽力花。然后他真这样做了。
富人中的新贵:高杉晋助 诞生了。
高杉:
我不知道我现在这样活的意义在哪,我听从了先生的话不入政吅界,但又厌烦整天算计的经营,每天不停的刷卡签单,在各种场合笙歌达旦和不同的女人发生性吅关吅系。应该是荒诞了。偶尔见到镜子里的自己都会发笑。可总有人提醒我:你要在加把劲花钱,不然到死连保险柜里的金条都用不完!
作者:新富人往往都这样,没日没夜的消费。但很快,他找到了个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高杉:
我不记得是谁先带我进去的.
那个房子湿冷却充斥着汗臭,人声鼎沸。我以为是迷吅幻吅药之类的,他笑笑说:那玩意小爷才不碰,我抬头看见人群中间,几块木头随意拼了个台,原来是来打黑拳的。
我说这有什么意思猜个输赢下个注,然后他脱了衬衫就亲自上台了。
结果是那人被揍的挺惨连路都差点走不了还一脸自得其乐。我就没出口戳吅穿他来这里不过是因为三脚猫功夫不敢去高级会所打拳。
作者:
高杉是否真打过拳赛我不知道,他也没说,只不过他今生为数不多干过架的人当中,不发身手好的。单说桂,这位被高杉称作孱弱的首相,也有在边境孤身伏击一支小队的战绩。格斗技巧上,师出同吅门的二人应不会差上多少,但那一段日子,他似乎有些过于迷恋这个了。
有大量的文吅字都是高杉在描述骨骼肌肉步子鲜血,甚至还有打落的牙齿,不多说了。
他认识神威是在一家高级俱吅乐吅部。
高杉:
呵,吉原这个地方,都是撒着钞票走进去踉跄着步子走出来。
我喜欢来这。喜欢女人纤细着调子说话,招摇着胸吅脯等着人把钱塞吅进她们的胸衣里。这可能有些奇怪,但我更爱观察眼神摇晃着的买醉客,他们撒钱时的神态被放大后简直不能再蠢。看他们的样子,我就想把钱往天上一抛,美刀纷飞里男男女吅女弯身捡钱。
作者:
现在,原谅我如此长篇的摘录一段铺垫后故事的开头。
高杉:
我是这样深爱着神威,彼此深爱着对方的的恋人的相遇永远是仓促的,可我认为在我与他过去的时空里,即使没有见过彼此,也一定有过某种碰撞,就像在同一个清晨同一只金丝雀飞进我们各自的房间这种隐晦、饱含深意又绝望的碰撞。所以我那时候看见了他。
他从口袋里掏出小费塞吅进高脚杯内,他要了一种蜜色的酒,一看就很甜吅蜜。
我忘记何时开始注视他的,只记得他与我目光相接的一刹我毫无觉察尴尬是何物。他笑着朝我走过来,灯光中每一根飘起的头发都显得柔吅软温和。
他双手支着身吅体靠在我身边的吧台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旋转的水晶灯。
他说他认得我,我的人生太无趣。
【如果说你吅的吅人生可以用无趣形容,那也太美满些了。】我是这么回他的
他便眯着眼睛不再说话,冰蓝的眸子里满是狡黠,我在他的目光下无吅地吅自吅容,匆忙离场。那时我就在想我们何时再见。然后我们在那个晚上就真的再见了。
在吉原最繁华的拳场,橙发的男孩用布条裹吅住脸,露一双蓝眼睛赤膊和另外一个人对摔。他的步子、出拳、躲闪都很轻巧,像是可以轻吅松赢局的样子。但总有一会他会象征性的移动最后被击倒在地。我听身边的人议论说这场子不干净找吅人打假拳。但我知道,他就是来挨揍的,他来找他所谓的“有趣”。我当时就想到底是谁的人生太寂寞,还有寻求肉吅体疼痛换得刺吅激。
我脑中浮过几念便走出了场子,坐在车内点燃引擎后又不想离开。眼前不是浮光掠影的街市,全是刚才男孩的蓝眼睛。明明笑的那么暖,眸色却是冰凉如极北的冻土。
吉原里徘徊的风向来劲且哀,因为染上的具是钱权吅利欲不带半分人情味,我也向来适应喜欢这带着脂粉香的风。只是当时,风一吹起,我就升起了车船逃似的离开那条街。
作者:
我那时问的第一个问题——我个人希望写一本有关您的书可能会出版,可以吗?
「随便」他说。
虽然我是一个三流的文手【三流吅到正考虑找一份扫大街的兼吅职养活自己】
但我还是以文手的直觉听出,高杉晋助先生,十几年冠军销量作者,对文吅字毫无感情。他写作,找的就是过去,一心一意写作时,就像把过往重新经理一遍,把「爱上」与「被爱上」重新经历一遍。说到底就是 寂寞。
你若不信,我的证据也有。
高杉先生所有作品都是第一人称自述的故事,有大量篇幅用细腻的笔法形容自己的感觉,故事节奏则是时快时慢,有时几个字便是数月有时洋洋洒洒几万字说的不过几分钟。因为有些事情他想忘记也真的忘记了,有些事,他穷尽一生也铭记于心,写到情深处,恨不得是一辈子。
高杉:
我知道他叫神威是在王吅后的酒会上。他是一脸谦逊眼角眉梢却都是傲气的王子。
之所以去那种酒会,首先是因为非政吅治性,二来那些打扮的珠光宝气的社交花们在酒会上就是不要钱的妓吅女,内吅裤都不吅穿碰到人就迫不及待凑上去发出邀请搞上一炮,不上白不上。
我既然是来约炮的,天塌下来目的都不会变,所以我走进笑的太阳一般的王子,在他的耳边说「做吅爱吗,和我?」
十五分钟后我们在酒店房间里一边接吅吻一边互相剥衣服,我把他的西装三件套全部扒下来,感谢上帝,他穿了内吅裤。那时我就知道,他是我爱的人,一生都不变。我吻着他,咬着他,不顾原先约定好的一人一次借先来的优势把他死死的压在身下,看他冰蓝的眼睛溢出情吅欲愤怒和讨饶,但我就是爱他。我知道他也是一样义无反顾的爱上我,因为我是他的缪斯,他人生中唯一的光,燃吅烧着告诉他',他之所以在黑白中吅出生成长就是为了遇见我。
作者:
以上这段话,高杉说他睡了帝吅国的王储,手段还有点卑鄙,但这书出版十几年了至今都无出来反驳说些追究法吅律责任的话,我想这是事实。
我那时第二个问题,问的小心翼翼,用词斟酌了一遍又一遍——关于神威殿下,你们之间是否有过交集。可惜什么用都没有,因为逗号后面的话我来不及说出口高杉先生的回答就给我了「我爱他」
很好,我猜这一定是真的,毕竟我是他十年的书迷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