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

长七年 章一

《长七年》

ABO,百合

第一篇百合作者我是是女的以前从来没写过这个,由于写的角色是女性就有种强烈的代入感,熟人看到我会感觉耻所以认识的看了就别表示了。abo设定的细节请别深扣,就是在恶趣味的想写点肉而已。



第一年(上)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从机场走出来的时候莫寒眼皮沉的厉害。但还是抬头寻着印象里那张脸。

她找到了。

女人正朝她招手。四年未见她纤长了不少但总体还算圆润。短发没给她带来多少凌厉的气场,眼角眉稍都透着懒散的媚态,见到自己,她似乎很高兴。

李韶也见到莫寒了,她看上去头都抬不起的困倦着,还是喜欢穿裙摆翩纤的纺纱连衣裙,她似乎在对自己笑。

这事其实很没道理。就是突然在某一天,莫寒突然不想再活的疲于奔命的娱乐了,不想再小心翼翼的擦唇膏了,于是她穿的和高中那会刚到美帝时一样干干净净的去机场定了机票想回家看看,在东京转机时,她突然想到了这个女人,打了电话开口就说「来虹桥接一下我,我回家了」。然后李韶就真的来了。

那个蠢女人,开口就讲傻话,莫寒想着。李韶说的是「过得还好吗?」

明明四年都没见了电话也没几个的人,开口就是这样的一言难尽的问题。但转念想到自己可能更傻一点。

「还好,吃好穿好,玩好」莫寒回她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将手挽入李韶的臂弯里,李韶动作一顿才让她觉得亲密的不合时宜。但下一秒,李韶又十分自然轻弯了手臂顺了她的动作。七岁养成的习惯,至今天两人二十三岁,默契竟然还不尴不尬的存在。



莫寒十分自然的住进了李韶的公寓。

李韶在杭州读z大,别人看着书读到这个地步也不错了,但她永远都是一堆人里的渣,好在中国的大学考进来就能毕业。坏也坏在这,李韶这么想着混了四年,在她看来自己读书的苦高三已经吃够了。之所以现在还留在杭州,她的说法是我妈当时多帮我交了半年租。

李韶很宅,房间里乱的一塌糊涂,满地的衣服书和纸巾,没下脚的地方,唯一整齐的就是角落里的柜子,上面一排排花花绿绿的本子下面形态各异错落有致的手办。

莫寒没在意,她以前在美帝的室友也是这个样子。

李韶又说房子是和别人合租的厨卫厅共用,隔壁的卧室别进。之后二人就开始了一段没有太阳的黯淡时光整天在家里上网虚度光阴。

送外卖的小哥已经认识了那两个永远穿着睡衣来拿炒饭的姑娘,时不时还送点冷饮。莫寒发现李韶可以突然大笑着捶床到喘不上气,有时又眼睛眨巴眨巴泫然欲泣。莫寒看着她,莫名其妙的跟着傻笑或不说话。她们没日没夜的过了不知道几天,时差都不用调的过美国日子直到李韶生理期而公寓里没有卫生棉。

那是她们第一次一起逛超市。李韶走在前面看到什么都想伸手可最后又空着把手收回来,莫寒跟在后面推车,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只能看着李韶三岁小孩一样东摸摸西碰碰。

她无可奈何的发现自己和李韶的相处过于亲密了。虽然小学初中那会也粘在一起分不开过,但高中以后各走各的路已是鲜少联系。自己二十三岁了也不是不明白社交方式,但看到李韶竟一点防备甚至本该的疏远都不曾有。七年来这是第一次,有时候人会明知自己行为不当却视而不见将错就错,同醉酒一样耽于现状,原因可能只是因为某人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忽然转身对自己一笑。

经过卫生用品区时,李韶开始认认真真的挑选卫生棉,莫寒知道的,对于这个她有诡异的渴求欲,一买就停不下来。

女人弯腰双手撑着膝盖的动作异常的性感,热短裤绷住圆润的臀部,不出门而养成的白嫩肤色显得她的腿如玉雕一般。她突然问莫寒喜欢的牌子,莫寒沉默了一会答「我15岁知道自己是alpha,没有过生理期」

她自己那时也很惊讶,父母是纯血统的ao配对,自己说不上不高大体能上也不算出色,她都准备接受自己是omega这个事实了,忽然上帝告诉她她是一名alpha。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