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

悟空x八戒 翻身(二)

其实分不分章节无所谓啦,我就码完一千字发上来,所以每章都是迷你版,本来就是娱乐性的居然让我写成了正剧 每次猴子一喊八戒我就羞耻满点 所有很少有叫 争取一天写完(ง •_•)ง



敖烈知道自己惹事情了,二师兄都给推进ICU了,他靠在医院墙上缓缓坐下来,半天才哆哆嗦嗦掏出手机给大师兄打电话。

滴了三声后电话通了,孙悟空明显没睡醒的声音响起「有事说。」

「大师兄今天码头到的货被人抢了。」

孙悟空一听掀了被子坐起来,冷声道「说清楚。」这货虽然说是欧洲那倒卖回来的文物,但有一小披军火藏着也给运了回来。无论是让条子还是孙伯拿走都挺严重的。

「东西抢回来了,但二师兄伤的很严重。」

孙悟空开了免提把手机扔床上,起身换衣服「我让你把事情说清楚。」

本来这批货说是晚上十一点到的,敖烈在码头吹了半个小时冷风都没等到,打电话去问说是海关除了问题不过还是混过来了,要晚几个小时。敖烈听了就不耐烦了拉着兄弟去歌厅鬼混,玩到凌晨两点估摸着去拿东西了才发现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敖烈心里记着事晚上啤酒都没喝完一厅就要了杯白开水,没想到被下了药,再就是接到码头那边的人电话说有人劫货,他心里急又不敢跟大师兄说,只好给二师兄打电话,等软着腿到码头,朱悟能枪扔在一边靠着集装箱在抽烟,敖烈走近一看才发现他一头一脸的血,后来感到的小弟正在收拾场面。朱悟能见敖烈来了暗灭了烟盯着他,人都说云栈堂堂主最好说话整日笑眯眯的没神气,但越好说话的人脾气来了越不会把脸翻回来。敖烈低眉去听骂,朱悟能看着他最后只说了一句话「记住了吗,下不为例。」说完似乎想给他笑一个让他放宽心,嘴角勾了勾两眼一翻晕了。



孙悟空赶到医院的时候,敖烈蹲在病房外边,朱悟能躺在病房里面插着管子。

他想都没想一耳光扇在敖烈脸上,「教训!」敖烈捂着脸不说话。孙悟空没多管他往病房里瞧。敖烈瞧着玻璃那头病房里面躺着的人心里就更难受,一头毛被他揉了又揉揉到天亮,孙悟空就在病房外站了一晚上,天亮的十分才哑着嗓子说话「别闲坐着了,给老子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八戒这么点伤还应付的过来的。」

说完就抬腿往走廊尽头走。



晚上孙悟空去看朱悟能时,他换了个特护,规规矩矩削果子的那种,他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八点半剧场里男男女女牵扯不清。房间里只有电视机里叽叽喳喳的声音,朱悟能眉头拢着,不知是为电视里的人愁还是为其他事忧。他在门口站了一会细细把画面记进脑子里才抬腿往里面迈。

孙悟空没说话,但特护发现他走进去了,且立刻起身向房间外走,不带回头。他走到床边坐下,双手环过朱悟能的肩膀和他额头相抵,又是一阵无言。半晌才说话

「劫我货的是孙伯,他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

「小白和混沌我送去南美了,一旦不成孙伯也拿不了他们怎样」

「我身边只有你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