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

断章 序

现代au 小说家矮杉X王子神威 细节无能 有bug考究党勿入



有手稿存稿,个人比较奇怪有的故事写了结局也不见得发上来.写文主要娱乐自己所以没人看就不码成电子稿继续更了。贴吧和这只要有十个人表示想看 喜欢点赞回复怎样都好 就码第一章











断章



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年轻时多少读过高杉先生的作品,况且我还是他的超级粉丝,对于这些有关他的故事,只能说他是位合格的小说家,每分每秒都是悲欢离合的故事。

当然,我说不出神威如今在哪,那个可以把任性狡黠阴鸷集一身的王子在哪谁都不会知道。只是翻阅高杉先生的自传时,我时常会想到银河中有一颗星星属于橙头发蓝眼睛的少年,用一美元买下的冠名权。

姑娘们往往会被高杉先生的文章赚走眼泪。几年前在多次要求访问多次被门卫轰走多次死不要脸后我终于得到了高杉先生十个问题。其中我问他如何解释文字的悲剧性.结果有些黑色幽默,他说这话时还是穿着那种袖边上有紫金蝴蝶的浴衣,垂下的发丝遮住眼睛,满是皱纹的脸上看不出神色,我只觉他说这话时语气有些戏谑。

「很多人为那些假事哭得肝肠寸断,却笑着翻过我咽泪写下的片段。」

我那时只当是作家的高深。然而现在若再给我一个问题,我只想问他「那些含泪写下的话是真是假?」

但不可能了,他在我觉定写这本书的前一周去世了,我也只是个写书的,了解记录事件就好了,完全不必这么深刻。所以,没有然后了。

不过我遇到过神乐陛下,在酒吧,破晓时分人都散尽的时刻,她坐在吧台上喝一杯颜色看上去很甜蜜的酒,我猜她是溜出来的。她脸上有倦怠,眯着眼睛的样子就看出掌权者的傲气,不得不说她老了,但总算精神。

我认出了她,壮着胆子去问我要写的故事的结局。陛下的冰蓝色的眼睛里流出怀念与柔情,我猜她有些醉了,因为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王者不需要的稚气或者说 真挚

「我知道他们俩不会在乎我因为 一时嘴快说出了什么,但你最好别让他们知道这是我说的。」

【好了,至少如今,高杉先生不会知道了】

我打开了录音笔。

但她说玩一切后,我竟只能讪讪把那黑色的匣子扔进我的苏打水杯子里。

她说了什么?我不知道,大脑似乎让我强制遗忘了它,所以现在朋友们,你们如果选择离开那是最好,因为我不能给你们结局,连可怜到撕心裂肺离别的那种都没有。但我隐隐觉得这绝对不是一个喜剧也没有标准的天涯再见结局。

在暴力权势金钱性爱之间产生出其他的东西,两人在无知无畏的情况下偷尝了禁果付出了代价。早三十年,高杉或许会说「世人称它为爱我迷恋它的疯狂」不过在最后,他不过咽泪写几句戏言,让别人分不清真假遍潸然泪下。

而神威,那时只会笑的狡黠,如今,早已不可考。

总之这不是个小孩子期待的童话也没有苦情人想象的声嘶力竭的挽留。来去匆匆。

在高杉的视角里这开始于酒杯中的有色液体里漂浮着的冰块。一个看上去纤尘不染的男孩。他说「人世真是生无可恋」他说「故事因为这些简单的权利变得简单」

那么

直到遇见你。

此书仅限给 蓝眼睛的兔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