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

读《雪国》的时候感觉川端康成写的和大多数日本作家一样很暖又很凉。透着一股翻译味,没什么大起伏,直到读到男人在火车上遇到一对相谈甚欢的男女,他想他们应是亲人出来长途旅行,无料其中的男人拎起藤箱匆匆下车留一句有缘再会,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不过陌生人这一段,味道才出来。才发现很多事都很相似,又读了一遍《只是当时》,突然感觉作者的结局过于戏剧性,人生中有缘所以相会相谈相知,但到了下车的时候,一句有缘再会就够了,没必要说生离死别,orly能遇见Viggo就是莫大的幸运,何况是在最美的年岁里。所以人生啊,即使分开了,各自离开了对方的旅途,也应该一笑话别,这一句匆匆的再见,路人就成了风景,这一个惊鸿般的回眸,风景便化作记忆

评论

热度(10)